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天线宝宝 > 正文

是谁追杀了天线宝宝二十多年?

2020-09-16 18:29  作者:admin 点击:次 

  这座农场被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包围了:他们扛着长枪短炮,死死地瞄准着视野中央的圆形建筑,仿佛随时准备开启一场血战。

  当时,全球已有来自120个国家的上亿儿童通过45种语言收看过天线宝宝——却有一群反叛军,想要摘下这四只全民偶像的头套,并将天线宝宝的真实演员公之于众。

  “它们诡异的造型和破碎的语言总让我儿子夜不能寐……我来这里的唯一目的,是‘杀死’这群妖怪,向他证明这世上是没有鬼的。”

  而那么多人来到天线宝宝的拍摄基地,只是想告诉大家:这些恐怖谷里的逼也是人扮的。

  尽管BBC屡次强调,这是一档货真价实的儿童教育节目,但在《太阳报》“你最恐惧的虚拟角色”的读者投票中排名第三的天线宝宝,给大不列颠半岛造成的阴影恐怕是制片方难以预料到的。

  “废话、呓语和滑稽动作结合在一起,让天线宝宝呈现出一种超脱的气氛,它们看起来像是服用了某种可怕的致幻剂。”

  最开始那批不自量力的天线宝宝追杀者,被BBC和另一制片方Ragdoll轻而易举地击退了。

  导演组制定了严格的保护计划,他们雇了一只专业的安保特勤队伍,把拍摄地改成了一座密不透风的监狱。

  为了保持拍摄地址的神秘,即便是最重量级的探班嘉宾,也必须在来去路程中蒙住眼睛——想成为行业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  《天线宝宝》的片头片尾并没有演职人员表,它的本意或许是给孩子留一份圣诞老人似的童真,但也让这张神秘空洞的面庞更真假难辨。

  世界厕所读物行业展开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当时从业者的潜规则就是,谁能第一个拍到不带头套的天线宝宝,谁就将获得年度王牌狗仔称号。

  靠着几个月成功的信息封锁,大多数人已经不知道天线宝宝到底是在哪儿拍的了——而狗仔成宿的扒着卫星地图,搜索了英国全境,最终通过那座标志性的小山坡,发现了天线宝宝的秘密地:英格兰沃里克郡斯威诺特尔农场。

  据农场主罗斯玛丽哈丁回忆,几乎每天都有人跳过篱笆,穿过牛栏,鬼鬼祟祟的往天线宝宝的秘密基地靠近,但凡探听到一丁点消息都能成为当天小报的头版头条。

  既然拍摄地址已经泄露,ragdoll马上建了个防偷窥帐篷, 让演员在帐篷内更衣,并且规定,天线宝宝在拍片全程都不可以摘下头套,不可以向外宣称自己出演天线宝宝。

  几个月前,当丁丁把一个看起来像女士的红色手提包作为他的玩具时,他的紫色套装外加隐秘象征同性恋的三角标志,再拎个女包,几乎全世界的gay都把丁丁视作平权偶像。

  而在演员Dave Thomson曝光后,他被瞬间人肉,BBC处于舆论考虑不得不将他开除。

  一石激起千层浪,同性恋权利组织发放了数万张“拯救丁丁”的保险杠贴纸和数千张海报。英国最大报纸《太阳报》还发起了一场同性运动,希望帮助丁丁重返剧组。

  当丁丁成为全民图腾后,天线宝宝们的追随者中多了不少狂热份子。人们渐渐发现,天线宝宝低幼外壳下的竟有如此先锋的内核。

  “你会发现这些生物被困在的星球上似乎是某种反乌托邦的未来,在那里他们被外界的影响切断了。他们没法控制他们的命运,没法决定什么时候吃饭、睡觉和说再见,所有的活动都由回荡在空中的那个声音控制,他们被愚笨,镇静和奴役,类似赫胥黎《美丽新世界》中的人物。”

  类似的八卦新闻与日俱增,家长认为制片方在有意植入极端思想,从而毁掉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未来,感觉到危险的丹麦和挪威甚至将这部儿童剧列为禁片。

  来“追杀”天线宝宝的人也越来越多,四个演员的真实身份,也变成了口袋里的钉子,总有一日要暴露在人们的目光中。

  于是,BBC与Ragdoll更坚定了守护秘密的决心:他们将拍摄地点从室外搬到室内,并动用了工程车,直接把天线宝宝的基地连根铲除。

  连富豪粉丝准备的航拍私人直升机,在玉石俱焚的招数前也失去了作用——不过,老奸巨滑的间谍们早就知道了答案。

  “我们团队的成员早就开始偷偷跟踪所有剧组人员上下班,并根据每一个人的身高、行动步伐和疲惫程度,分析出了到底是谁在扮演天线宝宝。”

  “丁丁是个gay,DC是个黑人,拉拉加入了爱尔兰共和军,年纪最小的波后来演了个的lesbian,我们都有着光明的未来。”

  天线宝宝只不过是我们童年的一场旧梦,但我们不知道英国人曾经如此认真地去戳破它编织的幻境:我们无从评判追杀天线宝宝的人到底是不解风情还是天真可爱。

  这场间谍与反间谍的对决成了无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致使很多人相信:这个世界的终极奥义,可能就藏在天线岛上。

  “风车代表着上帝的福音,吸尘器noonoo应该是监视人类的堕落天使,而太阳宝宝的喜怒,可能代表着长久以来的太阳神仪式。”

  在这个被全世界盯着的童话世界中,到最后,根本没人在意头套下面藏着一张什么样的人脸。

  只是在旷日持久的战斗中,一个阵营布下防线守卫着童真与未知,另一个阵营则以无用的好奇心为武器:尽管探索面具下的答案,就像等待戈多一样无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