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锦衣夜行 > 正文

第397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

2020-09-27 02:12  作者:admin 点击:次 

  萧大人很威风,搞得声势很浩大。在京城里,朝廷已允许他们支配应天府和五城兵马的人力,在地方上,也允许他们支配地方官府的执法力量,所以他缉拿朝廷钦犯力度很大,一路所过之处仿佛刮过了一阵龙卷风,搞得到处都是鸡飞狗跳。

  熊巡检欲哭无泪,他很想告诉这个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:“贼,不是这么抓滴!”

  可他不敢,跟着萧千月疲于奔命地忙活了几天,熊巡检的心思也死了,跟着扯淡吧!反正人是你们要抓的,关我们鸟事!

  而萧千月迄今没有抓到杨旭,大人那边也没有传来抓到杨旭的消息,这让他很开心,是的,很开心。

  他也不知道杨旭现在在哪儿,他只希望,杨旭真的逃到东边来了,而自己的作为能为他争得一线生机,希望他杨旭杨大人大难不死,不要辜负自己的期望,一定要逃出去!

  其实一点也不难理解,如果我们用“她”来代替“他”,萧千月的心思便能看得一清二楚了。

  杨旭是朝廷钦犯,是罗大人最希望抓到的人,可那又怎么样。杨旭死了会影响朝廷大局么?会左右战场胜负么?显然不能,能起到这个作用的,当今世上只有皇帝陛下和燕王殿下。

  当初杨旭还在锦衣卫衙门的时候,刘玉珏就对杨旭很倾慕、很依赖,刘玉珏的双眸经常不由自主地追随着杨旭的身影,她能从刘玉珏眼中读懂那种味道,她知道那种目光意味着甚么。

  很久以前,她才是大人最心爱的人,当大人喜欢了她,为此冷落了张十三的时候,她很开心,可她万万没有想到,有一天她也落得了同样的下场。

  杨旭来了,大人很欣赏他,一开始她的心里也不大舒服,她只希望大人的心思全放在她的身上,但她很快发现,大人欣赏的只是杨旭的能力,所以她不在乎了,而且她很高兴能有一个真正有才能的人来帮助她的男人,她的男人志向远大,却壮志难伸,独自支撑着这么大的一个摊子,真的很累。

  大人对刘玉珏的宠爱显然是异乎寻常的,哪怕明知刘玉珏真正喜欢的人是杨旭,依然宠着、惯着,甚至为了刘玉珏把她赶走。

  幸好,她注意到,刘玉珏真心喜欢的人依旧是杨旭,而大人对此也并非全无芥蒂。

  她知道刘玉珏是个姓格很软弱的人,知道了杨旭的死讯后,刘玉珏也许会很伤心,可是时间久了呢,焉知刘玉珏不会死了心,彻底投入罗大人的怀抱?如果那样,她哪里还有一丝机会。

  既然杨旭死掉与国无益,杨旭活着却与己有利,那么,杨旭必须活着。唯有杨旭活着,刘玉珏的心才不可能完全放在大人心上,她才有机会重新获得大人的爱,全部的爱!

  所以,她缉捕钦犯的手段变得“简单粗暴”起来,她带着一大帮人招摇过市,这样的举动与其说是抓贼,还不如说是给杨旭送信儿,她真心的希望杨旭能逃出去。

  夏浔绝不会想到,在他使尽了浑身解数,终要功亏一篑之际,救他的不是本事、不是天意、不是运气,而是……爱情的力量。

  有个男人吃醋了……很有责任感的熊珌快被这个“笨蛋”折磨疯掉的时候了,锦衣卫衙门突然传来了一道指令,萧千月看到那道指令以后,立即扔下缉匪大业,马不停蹄地赶回金陵去了。

  以前,他对上头的人,对那些以他的职位来说,遥不可及无缘触摸的京城的高官,总是怀着一种敬畏的心情,现在不会了,因为他忽然发现,蠢人无处不在,并不是身居上位者,就一定精明能干的。

  夏浔并不知道锦衣卫紧急回京的消息,在他看来,还是逃得越远越好,他最终的目的当然是返回燕王阵营,如今已经走到这一步,他唯一的选择只有海路,所以一路向东而行。

  路上,茗儿小丫头嘟着小嘴不说话,那小嘴上撅得都能挂上一个油瓶儿了,无论夏浔怎么故意逗她、哄她,她就是不说话。

  于是,夏浔又开始给她讲笑话,结果小丫头很认真地告诉他:“你再逗我笑,我就哭给你看!”

  话很孩子气,态度却很认真,如果讲笑话真的讲到让人家泪流满面,那还不如买块豆腐一头碰死算了,所以夏浔马上闭紧了嘴巴,两个人就这么闷着头儿赶路。

  她头一次喜欢了一个男人,从来不知爱情滋味的她,头一回体味到心里被一种暖暖的、甜甜的东西填满了的感觉,太奇妙了,只要想到他,就有一种难言的甜蜜感充溢心头,只要偷偷看他一眼,就会耳热心跳、满心欢喜,这就是爱情么?

  没有人知道她认真地对夏浔表白时,心里头是多么害羞多么害怕,可是……,那个臭家伙,就用那么一句淡淡的话把她打发掉了。

  这也太打击人了!那个臭家伙的口吻,分明就是听见小孩子异想天开时,一种好笑的敷衍。小郡主隆而重之的示爱之举,就这么被夏浔挥一挥手,轻描淡写的结束了。

  不可讳言,当她猫儿似的爬过来时,用那么认真的语气,用一双星光般璀璨的眸子深情地凝视着他时,他的心也为之悸动了一下。这个女孩儿剔透的像水晶,高贵的像凤凰,这样一个纯洁娇俏的高贵少女,静室之中,跪坐在你的面前,深情款款地向你吐露爱意,那滋味儿……不过他很快就清醒过来。

  当茗儿眼里噙着委曲的泪水,气鼓鼓地问他“为什么时”,他的回答是:“我明白,你骤逢大变,心中凄苦,很想找个人依赖,这就像溺水的人,总想抓住点什么凭依。而且,这一路逃亡,眼见我浴血厮杀,非常辛苦,你觉得拖累了我,你这是因为感激和歉疚,不是真的喜欢了一个人,只是一时意气,终身大事可轻率不得。”

  茗儿的爱,未必没有感激和歉疚的成份,但是任何一种感情,总有一种诱因,有诱因未必就不能发展成真感情,谁规定爱情必须是一见钟情,打第一眼瞅见,想亲近想接触的目的就必须是为了做夫妻。

  不过,茗儿的身份实在是让夏浔退避三合……郡主不是公主,如果她的男人罩得住,当然也可以纳妾,不过家里还摆着两房平妻那就有点过了。眼前这位郡主更远非一般的郡主可比,不久的将来,她会有一位皇后姐姐、两位王妃姐姐、一个国公哥哥、一个国公侄儿,那是比金枝玉叶的公主还要高贵的存在。

  “唉,好好的不睡觉,你撩扯我干吗?害得我心猿意马的……叔叔也……睡不着觉啊……”

  一路东去,茗儿怒气渐消,再问起他时,夏浔总是用同样的一句话来回答她:“你还小,不知情为何物。这种想法不过是一时糊涂罢了,等到风平浪静了,你仍然是你的郡主,高高在上的郡主,到那时,你自然就会忘了我的。”

  如是者几曰,小姑娘不再问了,她也不再生气了,一开始,她只是露出一点微笑的模样来,渐渐的,她又像往常一样活泼开朗起来,好象浑忘了那晚对夏浔的表白。

  “看吧看吧,我就知道!小孩儿没常姓,我没答应就对了,要不就算不掉脑袋,这脸也丢大了!”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夏浔一路向东的时候,南京城里已乱作一团。

  原来,燕王所部多是北军,不擅水战,且无战船,朱棣又担心长驱直入会被南军截断退路,所以已打算再度回师北平了。可他的兵马还未调动,纪纲便风尘仆仆地冲进了他的中军大帐,甚至来不及向他行礼拜见,便说出了那个天大的秘密:南军外实而内虚,金陵城守军最多不过十万人马。

  淮河、长江各处的守军不算在内,淮河沿岸上,仅盛庸手中就有十余万兵马,淮安城里更有驸马梅殷的四十万大军,那其中有二十万是禁军的精锐部队,前番徐辉祖就凭这二十万禁军精锐中的十万人马,便在灵壁与他对峙僵持了许久,险些逼得他回返北平。

  朱棣此刻手中仅有十五万兵马,而且是在连番作战之后,兵士疲乏已极,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机会千载难逢,极为珍惜有限兵力的朱棣是不会考虑这样硬碰硬的。他预料到接下来的几仗必定艰辛之极,想要突破南京外围防线必有一番苦战、恶战、血战,所以出发之前对全军做了一次全面的动员,为将士们鼓劲。

  朱允炆继位四年来一连串不切实际的政策、一连串抑武扬文的措施,在此时恶果尽现。

  朱棣的军队从来没有打得离南京这么近,兵过淮河,这是一道心理防线,本就不愿死保建文帝的守军原本只是在态度上同情燕王、倾向燕王,这道心理防线一被击破,发酵已久的心理天平便彻底倒向朱棣了。

  盱眙守军开城投降了,朱棣大喜,他都来不及收编人马,便直接让盱眙守军打着原来的旗号跟着他继续南下了,朱棣兵至泗州,泗州守军也是不落人后,一箭未发,马上献城投降。

  朱棣马不停蹄再奔扬州,扬州监军监察御使王彬本来还想抵抗一下,结果扬州守将包括他的兄弟王礼在内,一齐动手把他捆了,献与朱棣面前。

  一连串的投降起了示范作用,朱棣就像从厄尔巴岛上逃回来的拿破仑,一路行去不发一箭一矢,高邮、通州、泰州、江州纷纷易帜归降,其中甚至还有朱棣兵马未到,便自己抢先赶来联系投降事宜的。

  一直打到仪真,这里的守军才象征姓地抵抗了一下,奈何将有战意,兵无战心,也是小战即克,朱棣战前做了最艰苦的战斗准备,结果却是几乎兵不血刃,便杀到了长江北岸。

  朱允炆在南京城里闻讯大惊,立即颁诏,命黄子澄、齐泰、御史练子宁、侍郎黄观、修撰王叔英等各路在外征兵的人马立即回保南京,尤其是驻扎淮安的驸马梅殷,他手上有四十万大军,如果能及时返回,南京之围立解,就算梅殷不善战,只要率军横在前面,各地勤王兵马也会陆续赶到,所以特意对梅殷下了急诏中的急诏。

  这时候就可以看出朱棣和朱允炆用人的不同之处了,朱棣领兵打仗,用的皆是武人,文臣们尽都留守北平、保定等地治理政务。而朱允炆连派赴各地募兵练兵的将领全都是文臣,以上这些人中除了一个齐泰是文臣出身的兵部尚书,其他人毫无例外,统统都是文官。

  士为知己者死,朱允炆如此重用文官,文官们自然要为之效忠,以上这些出去募兵的文臣一时还来不及赶回,不曾接到诏书却已知道燕军兵临长江的苏州知府姚善、宁波知府王琎、徽州知府陈彦回、乐平知县张彦方等各路文官们,便已不约而同,纷纷带领本府辖下的卫所官兵与民壮们赶赴南京来勤王了。

  《锦衣夜行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,笔趣阁转载收集仗剑问仙最新章节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